防范金融风险!中国金融市场究竟隐藏了哪些风险?

 

日期:2021/5/10 8:58:40  阅读:
 

1、居民储蓄过度增长的风险

近几年我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在快速增长。尽管中央银行接连七次降息,但是利率机制失灵,货币政策调控收效甚微,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仍然有增无减。储蓄的过快增长主要在两个方面影响到金融风险:首先,从我国的银行资产结构来看,资金来源中居民储蓄存款占80%,资金运用中有75%是对企业的流动资产和固定资产的贷款,特别是对固定资产的贷款。正是居民储蓄余额的稳定增长在部分掩盖着银行流动性问题。因为高额的储蓄增长使得银行在资金方面有了回旋的余地。而一旦因为某种原因造成储蓄挤兑,银行有可能会遇上支付困难,影响到金融秩序的稳定。因此,目前的高储蓄使整个国家面临着风险,而个人储蓄得到利息,国家承担风险的金融储蓄机制又在加剧着这种困难。其次,自1994年始金融机构出现存差,这反映银行商业化转变中对效益的重视。 总之,银行作为国民经济的“循环系统”,是整个经济运行的总枢纽,一旦银行面临的这种风险恶化,必将对国民经济产生强烈冲击,甚至影响到社会政治的稳定。而这些不能转化为良好投资的过度城乡居民存款又是这种风险的主要原因,因此我们很有必要对这种过高的储蓄加以控制。过高的城乡存款并不是好事,一方面反映了我们投资转化机制有问题,另一方面潜伏着巨大的风险。


2、体制性金融风险

体制性金融风险并不存在于所有银行业,而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的国家所共有的风险。其主要特征是:第一,这种风险是由于缺乏市场约束力的体制和经济主体之间不完整的甚至扭曲的信用关系造成的。第二,这种风险呈现一种“累积性”,资产盈利能力低,不良资产有增无减。在西方市场经济的国家,商业银行的风险达到一定边界时,就面临破产、倒闭,风险和损失就不会累积起来。但在我国,基层行的各种风险损失转嫁到上级行,上级行的风险转嫁到总行,各种风险和损失被逐步累积起来。第三,这种风险不是通过市场机制逐步化解,而是经常运用非市场性手段进行强行化解,其负效应是显而易见的。这种体制性的风险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运行具有很大的破坏作用,对整个经济体制有极大的腐蚀作用,当这种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有可能演化成金融体系风险,因而必须从理论上认清这两种不同性质的风险,并对体制性风险引起足够的重视。


3、金融衍生产品的风险

近年来金融衍生产品交易越来越从套期保值的避险功能向高投机、高风险转化。金融衍生产品既“衍生”于基础商品,其价值自然受基础商品价值变动的影响。因为它的价格是基础商品价格变动的函数,故可以用来规避、转移风险。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潜在着巨大的市场风险,即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金融衍生产品较传统金融工具对价格变动更为敏感,波幅也比传统市场大,所以风险系数加大了。

另外,衍生产品的交易多采用保证金方式,参与者只须动用少量的资金(甚至不用资金调拔)即可进行数额巨大的交易,由于绝大多数交易没有以现货作为基础,所以极易产生信用风险。在交易金额几乎是天文数字的今天,若有某一交易方违约,都可能会引发整个市场的履约风险。此外,保证金“四两拨千斤”的杠杆作用把市场风险成倍地放大,从而微小的基础价格变动也会掀起轩然大波。


4、证券市场(股票市场)风险

最近几年,我国上市公司成倍增长,如果公司业绩下滑问题不能得到有效制止,那么,证券市场风险将不断累积。虽然目前这种风险还是潜在的,没有爆发,但已经有了很多苗头。1998年有121家上市公司发生主营业务亏损,亏损总额49.63亿元,平均每家亏损0.41亿元;我国证券市场的平均市盈率为40-50倍,大大高于发达国家证券市场相同指标的水平;1997年我国市场的平均换手率为700%左右,也大大高于发达国家的水平;市场恶炒垃圾股,有的股票上了ST以后,股价不降反升;1997年市场发生了几百起重组事件,但绝大多数是为了市场炒作,重组成了投机资本操纵市场的一种技巧;目前大多数证券公司资产的流动性不足,流动比率不足100%,速动比率的水平更低。相当一部分证券公司都存在挪用客户保证金的问题,在正常融资渠道没有建立的情况下,挪用客户保证金问题难以得到有效解决,这是一种潜在的重大金融风险;证券公司给重要客户透支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信用交易禁而不止;违规事件屡屡出现,监管部门虽然在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但挂一漏万。由于金融资本的虚拟性,风险极易放大和传染。如果存在某种偶发因素的诱导,那么潜在的风险就可能变成现实的风险,它对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很可能是灾难性的。

另外,股票市场的风险与银行信用风险具有不同的情况,现在中国上市公司800多家,发行股1899.8亿股,上市筹集资本2671亿元,总市值占GDP的23.44%,有2万多亿的资金在股市上流动。上市公司质量欠佳,掺有虚假成分;中介机构操作不规范,甚至联手造假,骗取投资者;入市主体,大户是用国家的钱,炒国家的股票,小户是跟风的短线投机者。无论大户小户都不是理性投资主体,特别是在近几千万股民中,有约三分之一散户是下岗人员。在这种情况下,股市风险就成为当前中国金融风险最危险的性质,一旦发生问题,其破坏性将大大超过银行信用风险系统性、全局性风险。


5、外汇市场风险

虽然我国资本项目没有开放,尚有防御国际短期资本冲击的防线。但是从宏观上看,我国外汇储备1,437亿美元,占用人民币资金12,000亿元左右,如何保值增值是面临的重要课题;随着欧元的启动,我国面临国际金融风险的严峻挑战;维持香港和澳门两大特别行政区金融市场的稳定与繁荣,都构成防范国际金融风险的重点。同时,最近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指出,中国的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将始终如一地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方针,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基础上,依照循序渐进的审慎原则,逐步放松外汇管理,为最终实现人民币完全可兑换创造条件。

但是,比照经常项目自由兑换的第八条款,很容易看出作为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的基本要求,这就是对国家资本交易不进行跨国界的控制或征收相应的税金或实行补贴,与经常项目自由兑换所不同的,只是资本由国内向国外,或由国外向国内转移。具体而言,它主要表现为以下4个方面:

第一,不得对收购海外资产而要求购买外汇实行审批制度或施加专门限制;

第二,不得限制到国外投资所需转移外汇的数量;

第三,不得对资本返还和外债偿还汇出实行审批制度或限制;

第四,不得因实行与资本交易有关的外汇购买或上缴制度而造成多重货币汇率。因为这些做法不仅仅是对资本转移实行限制,而且还造成与资本项目有关的歧视性货币做法,其中多重货币汇率做法是在推进货币可兑换时,首先要解决的一个前提条件。另外,资本项目自由化往往与利率自由化和发展间接的货币政策工具同时进行,或者在国内金融体系自由化(利率自由化、取消信贷规模管理及引进间接金融工具等)之后进行。几乎所有实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国家都及早或同时实现了利率的市场化。这些都预示着存在巨大的金融风险,金融风险和危机随时有可能发生。


联系我们
  • 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3号楼11层
  • 400-611-8836
    400-611-8836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7 金融风险与监管证书(FRR)项目运营工作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4976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