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P总裁:解决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几大举措

 

日期:2018/5/24 17:28:34  阅读:
 

5月19日,在“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全球风险管理专业人士协会(GARP)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Richard Apostolik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他表示,解决系统性风险问题,需要进行跨界分析,充分考虑监管机构和相关的政府不同标准。

Richard Apostolik称,全球风险管理专业人士协会认为,通过建立一个独立的、没有党派影响的平台来做跨境的、区域的、全球的研究,可以让未来全球监管风险的一些问题得到一定缓解。

GARP总裁:解决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几大举措


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的邀请,我叫Richard Apostolik,是全球风险管理专业人士协会(GARP)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大家可能对我们FRM的项目非常熟悉。今天在此和大家分享几点,不仅是在教育方面,还有作为一个全球性的机构我们做了什么样的工作。

这个环节的主题是“金融监管和金融风险的防范”,我想讲一下GARP在过去6年当中我们做的相关工作,怎么样解决相关的系统性风险。

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大家知道金融风险波及所有人,没有人能够避免,金融风险是国际性的,而且与每个国家都是密切相关的。为什么会发生这些问题呢?首先,我们看一下现在的监管环境,监管机构是单独运营的,中国的监管是在中国的市场做监管,美国的监管是在美国市场去监管,英国是在英国的市场监管,他们是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运行。但是市场并没有意识到这样一种壁垒、金融监管分离,所以造成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数据的搜集、数据的分析、信息在监管机构之间的分享。如果我们看系统性风险的问题,要做分析的话我们必须要跨界的去看,我们必须要把不同的点连接起来。数据必须要连接,监管机构有这些信息,但是由于他们是独立运作的,信息分享不足。而且很多的监管是看微观,不是看宏观,不同的国家风险管理也不一样,分裂性很强,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监管方式,而没有考虑世界宏观的经济环境。这是资金跨境流通造成的困难,监管机构和相关的政府不同的标准进一步拉高了风险。

我讲一下系统性风险的挑战,同时还有我自己相关的观察和解决方案的建议。

系统性风险是什么呢?先给大家一个定义,系统性风险是金融系统扩大实体经济的振荡。有一个重点就是实体经济,系统性风险是影响到了实体经济的风险。每一个风险最后成为流动性风险,不是流动性一开始造成了风险,而是有很多其他因素掺杂在一起。造成流动性风险的因素有哪些呢?我们既要看这些掺和在一起的因素,也要看跨境增长的风险。今天也有很多专家提到了为什么有这样的风险,比如AI技术的改变、机器学习的进步等等,很多因素都很重要。还有各种各样的事件都造成了系统性风险,不仅是单个机构造成的风险,市场现在越来越互联,市场必须要意识到这些风险不仅仅是独属于某一个机构的,风险肯定会跨境,不管你本国的监管在自己的国境内多好,都没有用,所以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疑问,你如何去监管一个你根本不懂的领域呢?你怎么样才能够主动的去解决一些关于AI、机器学习等造成的风险呢?

我们看一下机器自我学习的模型,怎么样管理这个自我学习的模型呢?怎么样在这个模型里面建立更多的功能和内容来保证你作为一个组织,风险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和管理呢?要不然风险可能会溢出到其他领域。另外一点是经常被大家忽略的,现在可能才会意识到,那就是供应商风险,是第三方、第四方的供应商,问题是你是否知道你的第三方供应商是谁?大部分的组织可能知道第三方供应商是谁,但是他们并不理解第三方供应商信息的传递是很重要的,因为他这个传递可能会影响到第四方、第五方的机构。如果第三方的供应商出了问题影响到其他机构,也会影响到你的机构,都是一传多,有可能风险会回溢到你身上,这些问题现在越来越明显,所以我们要搞清楚第三和第四个供应商之间的关系。

再者,非监管机构如影子银行之间的资本流动,大多数这些非银行机构没有资本负债表,所以要去看他们提供的一些资金,比如一个资产经理,他是影子银行里面能够带来很多影响的角色,银行系统里有很多是需要我们进一步分析的。

接下来我想讲到的是政治上的不确定性,比如巴西、土耳其、波兰、西班牙,还有现在朝鲜半岛等政治方面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都会影响到不同的国家,而且这些风险在逐步的增加。作为单个的机构,要管理这些风险非常难,即使机构所在国的监管部门也没有办法单一的去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也造成了其他一些风险,比如跨境活动、资产管理,更多的资产现在都聚集到一些大的资产经理这里去管理,不是资产管理经理在对待这个风险,钱到底从哪儿来,管理的不同的基金也有不同的流动性要求,这个也有风险。

如果其中一个央行出现问题的话,也会对其他造成很大的风险,这么多的风险确实非常复杂,需要更多的透明度,但是也会造成很多聚集性的风险。

最后一个是互联网的供应商,比如说云计算,不久之前我参加了英格兰银行的一个论坛,当谈及我现在把所有的技术都放在云端上,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事,但有人说这个云端有没有被监管啊?没有,没人监管云端。所以这是否又造成另外一个风险呢?去云端可能对于数据来讲有更好的保障,但是提供云端的供应商并没有得到保障,这也是我们要去考虑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去研究,把所有国际上的相关方都要考虑到,我讲的这些相关方不仅仅是银行,还有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供应商、第三方公司,直接的以及第三方供应商,这些合作都是跨境的、跨法定辖区的。现在市场如此的互联,如果研究没有包含这些相关方,那肯定有非常多的差距,很多的空洞没有被填满。

在GARP我们有一个提议,可以让未来全球监管风险的一些问题得到一定缓解,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机构,这个机构不受监管,他不需要去关注一些政治问题,可以跨境做一些全球性的合作,必须要得到监管和产业方的信任,必须是独立的,必须不受党派的影响,这是他的一些特点。同时他也能搜集保密数据,存储这些数据,同时让这些数据无名化,不会透露这些数据来自于什么样的地方,也可以做分析,也可以去开发,以及去做这些数据的存储分析。这是比较重的一个工作,但是有时候在成本方面效益不高。

我们有一个解决方案,并做了好几种相关的研究,这是一个创新思维或者跳出盒子之外思维的一种方式。GARP的GBI能够提供一个独立的、没有党派影响的平台来做跨境的、区域的、全球的研究,这个研究效率很高,也很安全准确,可以去研究系统性风险的一系列问题。这个机构是做什么的?做跨境的研究,这个研究不是他现在自己开发的,这个研究应该是由监管部门去开发、去建立,但是保证数据的搜集和数据的分析储存是精确的,而且不会透露他的来源,这些应该是由这个机构来做,这是符合大家的利益的。

给大家举两个例子,现在我们和一个全球的监管做第三方供应商的风险报告,在一个区域做,马上扩展到全球,我们要去研究的是哪一个供应商会造成系统性的风险,这个研究完成之后会把信息提供给行业,这是我们做的第一步。我们做的第二个研究,也是一个合作研究,我们在看三个全球的监管机构,这是第一个跨境的、全球的、宏观系统性风险压力测试研究,现在CCB是做自己境内的压力测试,没有做跨境的压力测试,所以这是第一次跨境的全球的CCB压力测试,会按年度做,或者随时就可以做。

系统性风险必须要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之上加以化解,目前虽然有挑战,但是我们认为有行得通的解决方案。我们的世界在发生变化,变化的步伐越来越快。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目前的监管体系有它的局限性,想要克服这些挑战的话就要打破常规思维定势。

最后一点我想谈的就是风险教育的重要性,在整个组织内部要提升对于风险的认知,这点是至关重要的,只有有了这一点我们才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起点。在你的机构当中,要能够应对跨界风险,对于风险的理解也要建立在全球的市场之上。中国市场是全球的重要力量,中国金融机构处理的风险也要基于全球得到长期认可并且获得采纳的标准。














联系我们
  • 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3号楼11层
  • 400-611-8836
    010-86221193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7 金融风险与监管证书(FRR)运营管理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49767号-4